会员登录  |  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个人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个人观点

会员名称:

发表于    2016-03-13

东方赛富董事长刘俊宏谈创投现状

『嘉宾简介』刘俊宏,深圳东方赛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创始合伙人/执行合伙人,英国威尔士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中华投融资促进会副会长,中国投资协会民营投资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曾任美国DLS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某电子公司、IT实业公司、产业投资公司及创业投资公司总经理、副总裁及管理合伙人、执行董事等职务。有十多年高层管理经验。从事投资业务近10年,在企业战略规划、资本运作、运营管理、实业经营、营销策划、融资、产业投资等方面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主管创业投资基金逾七支,先后主持创业投资项目逾30例。

   以下为访谈文字实录:

  刘俊宏:对投资对象采取“集中轰炸式”尽职调查

   金融界:据说现在投资圈流传着一个“东方赛富速度”的说法,它意指新公司的发展非常迅速。您能否介绍一下,东方赛富如何赢得这样的一个评价呢?

   刘俊宏:说实在的,当我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禁不住笑了一下,而这种笑应该更多地出于一种开心,就觉得努力和过去所有的付出毕竟是有一个阶段性的小小的一个认同。这个认同的背后有更多的责任在支撑着。

   东方赛富发展到今天,(发展的)这么快,我觉得更关键的是来自于圈内和圈外朋友的一些支持、帮助和分享,最关键的来自于这个方面。所以也借这个机会(来表达谢意):非常感谢我们投资界的同仁们和朋友们对我们的支持、帮助甚至包括分享。东方赛富整个团队当中一直以来秉承这样一个原则:向老前辈们去学习,他们是引导东方赛富朝着一条正确的轨道往前走的标杆,这是其中一方面;对新的入这行的投资伙伴,我们也是抱着一种非常敬重的心态,和他们在一起进行交流和合作。因为新入这行业的人,创业的激情包括对事业的追求等都给我们很多的启示。

   在公司准备起步的阶段,东方赛富到底往哪儿走,然后怎么走,(这些问题)想得很透。到底要做阻碍行业发展的绊脚石?还是做引领这个行业的助推器,其实这个问题在公司起步之初想得非常清楚,也定位得非常清楚。

   金融界:那最后怎么选择?

  刘俊宏:最后选择肯定是东方赛富它有它的历史责任感和社会的使命感,希望能做让创投行业成熟的助推器,这就是我们公司整体的宗旨和目标。然后围绕这几大块,在资金的进口和出口这一块,也的确做了一个全方面的调整,根据市场的变化,我们的策略甚至包括我们竞争的程序,甚至包含有一些关键性的方面,都是指投资行业的一些技术操作层面的一些事情,我们都与时俱进地做了调整。

   金融界:可否简单介绍一下?

   刘俊宏:打个比方,我们原来做尽职调查的时候,按照我们以往的这种投资规律的话,(做项目的尽职调查)最快也要三个月,一般都是半年比较正常,也有跟踪一年多的项目。(如果)有些项目它不具备投资的基础,(或)有些事情需要去明朗清晰的话,可能这个调查我们推的时间更长。但是后来发现整个资本市场“抢项目”,或者“讨项目”,风靡比较严重的时候,东方赛富就调整了自身的策略,是怎样调整呢?针对一个单一的项目,能投或不能投,我们在两周内就对这个项目做一个判断。因为我也算这笔账:就算这个项目我跟半年,一个月我去一次,一次真正在项目当中待一天,其实我看(到)的只是蜻蜓点水,看不到企业真实的东西,那还不如说一个团队、整个项目小组在这个项目上压上十来天(来评估),无论从市场、法律、财务等等方面,我相信一个企业就再说有什么隐含的地方,以十多天连续的多方位的尽职调查“轰炸”,基本上从骨子里把项目看得很清楚。那对外围(的背景调查)这边也是同步进行的,比如(所考察企业的)上游客户、它的供应商等,我们是相当于这十几天的时间几条线并行(来评估企业),(尽调模式上抢时间)。

   金融界:目前来说东方赛富最大的优势跟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分别是什么?

   刘俊宏:其实说真的,这个问题真的要认真思考一下,我觉得东方赛富最大的优势和面对的最大挑战都是自身。这个(优势和挑战)和外界的大环境各方面是有关系的,(但是)关系都不大。整个的经营团队包括公司合伙人对公司的定位是什么?如果定位很清晰,那么围绕大环境应对(就相对容易),就算大环境变了,我们进行一个小范围的变(即可)。最大的挑战也是东方赛富能不能朝着既定的目标去发展去前进,挑战的还是我们自己,还是自身。

   从进入职场到今天,包括我今天带领这个团队,一直只有几个字在引导我整个职业生涯,就是“踏踏实实做事,踏踏实实做人”。我觉得“踏实”那么两个字看上去好像挺小的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真的是蕴含了很多:LP的信任,项目(方)对我们的信任,把我们的项目推到资本市场之后投资人对我们的信任……“踏实”两个字背后含的责任是比较重的。

  刘俊宏:我愿意做推动创投行业规范的枭雄

   金融界:那现在东方赛富成立一年半了,在这个过程中,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刘俊宏: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做这个行业的人都是铁人。比如我跟同行之间、同僚之间互相交流的时候,十一点钟、十二点钟大家都在打电话,好像很正常的事情。其实在我原来没有像这么带团队这么投入这个行业之前,我觉得生活很悠哉的很轻松的,我做几个项目?我该做多少基金?(这些事情)我的压力并不是很大。因为(压力)谁在扛?公司的当家人在扛。那么我开始把这个重担扛到肩膀上才发现,其实真的是下班的时间不叫下班的时间,下班的时候才开始工作,因为正常上班的时间要处理属于基本层面的事情。只有下班了时候才能处理一些积累的文案、行业的沟通、项目的讨论、和一些同僚的交流等,(下班时间才能)做这些事情。所以我常说,有的时候我要是休息一个完整的星期六和星期天,我会有不安全感的感觉……但是我觉得从事这个行业所有的人都比较热爱这个行业,而且是乐在其中的,累是很累,但是真正累的背后都是愉悦、开心和一个个的挑战。一个人解决一个挑战的时候,他就会有一种成就感。

   金融界:对,所以我刚刚见到您的时候就很奇怪,现在又开始咳嗽,还感冒了,但是精神状态非常好,非常饱满。为什么放弃之前一个比较悠哉,比较舒服的工作,(选择)成为投资机构的女当家呢?这个非常不容易,那您是为什么最终选择了当“铁人”呢?

  刘俊宏:其实挑起(担子)之前比较犹豫。说得直接一点,如果不跳出原来的平台,生活可能过得比较悠哉,而且应该说也不是那么累。但是后来有几件事触动了我,一个是我的小孩问我个问题,她说,妈妈我也有理想,那你的理想是什么?一句话把我问住了。我就想,我的理想是不是真的是和我的家人一起过一个温饱的小日子,让我就这样甘愿舒服下去呢还是怎样?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原因,当时整个创投行业刚好是07年、08年、09年,正是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群雄并起一个阶段。别人说不让我用“枭雄”这两个字,但是我觉得“枭雄”两个字是褒义词,一定有一部分人,(也许是)从这个行业中老的机构中,也许是从新的机构当中,涌现一批枭雄出来,对这个行业的成熟和规范起一个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我当时就觉得我应该是其中之一。我觉得当时更多地出于一种责任感和社会使命感……

  刘俊宏:正在推行“5+1”基金模式

  金融界:目前东方赛富直接管理的基金规模有多大呢?

   刘俊宏: 直接管理的基金规模不到十二个亿,十一点几个亿,合作基金加在一起将近十八个亿。

   金融界:出资人来源大概是?

   刘俊宏: 出资人来源来自于三种,一种是来源于成功企业家,这部分比较多,占比大约是60%左右。另外一部分是来自于自己也做创投的战略投资机构;还有一部分一直是东方赛富比较关注的,就是政府引导基金。我们比较乐于跟政府引导资金合作,但我更关注的是:(地方政府)能给我的LP在什么样优惠的相关政策,如何让他们(LP)在合理合法范围内更受益?这是我关注的问题。

  金融界:未来还有什么募资计划?

  刘俊宏:正在推行“5+1”的基金模式,也就是五支专项基金,加上一支热点的传统PE基金。热点传统PE基金指的是大家都热衷于投资那些能够IPO,或者并购等这样的项目的基金。五支专项资金也是东方赛富在这一年多的摸索当中形成的五个(投资)专项领域,比如说医疗产业基金、文化产业基金、传统产业通过互联网形成产业升级基金、TMT领域的专项基金等,我们也正准备做美元基金。

   金融界:刚刚我听您说“5+1”,这个“1”是共性,“5”是不是就是特色呢?

  刘俊宏:对,单一行业的专项基金。

  金融界:那您可以谈一下投资特色吗?

  刘俊宏:投资特色这一块比如新的医疗健康这个行业,它不仅是国家重点支持…关键的就是医疗健康和我们的生活、民计民生是息息相关的,随着整个社会和时代的进步,再加上整个大气环境的污染,包括食品健康方面对人们的威胁和冲击(等因素),我觉得这个行业需要一些企业从人类健康的角度做更深层次的一个服务……作为东方赛富来说,这一块(的投资倾向)是和(医疗健康)体系相关的配套产品、配套服务……或者是模式上的一种健康体现……等等未来发展空间非常大的(细分领域)。

  在(5+1中5的)每个领域,我们都设定了专项的团队小组,至少有一个合伙人,带着一个行业的管理人,再带一个项目人员(组成)。这三个人基本都是在这个行业的待了很多年,有的人优势是实战经验,有的人优势是这个行业的资本市场运作经验,更多的是这个行业的专家。

  刘俊宏:不抢项目 不讨项目 只做项目

   金融界:一些好的行业,一些好的项目,VC/PE对其竞争是很激烈的。对此您怎么看待?

   刘俊宏:其实东方赛富做项目,一直以来就秉承的原则是:第一,不抢项目;第二,不讨项目。其实项目是做出来的。我们一直以来跟企业家的沟通和交流都是秉承这种对等的心态为基础的交流。抢项目,把价格抬高了,有的项目甚至出现PE值倒挂的现象,最终往往没有一个赢家!东方赛富不是为了追求上市而上市。

   另一方面呢,叫讨项目,就是为了得到这个项目,大家哄抢,真的像个讨饭的一样,大气不敢出,话都不敢讲,这个最终导致什么?导致在对项目的体检过程当中,就会放宽很多政策(指该做的尽职调查工作),该做的指标不敢去做。因为这项目本来就是讨来的,企业的强势大于投资方的强势,没有形成对等,所以导致这样的现象。这样的项目我们也不做。

   东方赛富所有接手项目当中有一个特性,只要我们能跟企业的一把手、当家人或其核心经营团队交流,一般项目方很少放弃我们,因为我们找的是共赢的这种(合作)理念。我们做投资方,我们有钱并不是我们要强势,对方因为项目好,你也不能说抱着一种强势的态度。大家一定要找到共同点。共同点是什么?要了解企业,理解企业,知道企业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它还欠缺哪些东西。我觉得还是围绕刚才那句话:用一种踏踏实实做人的心态,真诚地跟对方去沟通和交流的时候,容易找到共鸣。其实现在我觉得整个项目市场竞争空前,(尽管)(投资机构的)羊群效应也比较成风,但很多企业家在这种资本市场哄抢过程当中,心态已经非常成熟,他们所要找的战略投资伙伴到底是什么样的伙伴,他们心里也非常清楚……所以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和被投资者心态会回归理性。

  金融界:东方赛富目前是不是已经有项目成功的退出?

   刘俊宏:目前还没有,(公司)成立时间比较短。但是我也非常有信心,在未来的三年左右的时间,东方赛富会有一些有影响的项目实现退出。

   金融界:我看资料发现,东方赛富现在所投资企业有很多已经达到IPO标准。

   刘俊宏:截止到明年年底之前,东方赛富所投的项目当中,应该至少有九家左右会报会的。今年年底之前应该有两到三家(报会),明年上半年还有五六家左右(报会)。

  金融界:那您觉得就是对于一个VC/PE来说,它最理想的退出渠道是什么?

   刘俊宏:其实在这一块,可能很多人就在讲根据企业的定位不同(而退出渠道不同)。我觉得最理想的退出渠道,IPO是一种,并购也是一种。东方赛富在今年的年初,就这两种模式已经并行。东方赛富自身的优势也在这里,(即实行)“双管退出通道并行”,就是IPO和并购(并行)。有的时候追求IPO是没错的,因为打通资本市场融资通道之后,(企业)自主研发的产品就可以投入到研发生产当中去,至少流通环节的钱在企业自身可以赚的到,这对所投企业将来的发展,各方面也起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支撑和助推作用。

   但是如果有些企业,在整个IPO进程过程当中,它可能通过和行业中的某些企业互相之间合并、并购或整合的方式,更能释放企业的价值的时候,我觉得这类企业通过并购市场的退出可能更优于企业去IPO。(当然),我们毕竟是做PE的,首要考虑就是这个项目IPO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IPO存在风险的话,能不能通过行业并购的方式退出,二者之间都要思考。

  刘俊宏:PE没那么灰 IPO政策是双刃剑

   金融界:其实今年以来围绕着IPO,尤其是创业板的IPO有很多的争议,包括像带伤上市,灰色PE等等,您怎么看待这个争议呢?

   刘俊宏:我(本人)是这样想的:其实没那么严重(可能我的观点有点相反),也就是说,任何板块的成熟它都要经历一个成熟的过程,要给它时间,而且往往有些项目上市存在问题,那也是个别现象,要看整个板块的整个发展是怎么样的?我觉得整个板块还是比较健康,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问题重重),(虽然)灰色PE也有,不要拿个体的现象然后一下把它夸大其词。

   另外一方面,创业板推出的时间也是比较短,那它必须在中国特殊的环境下生存、发展、壮大、成熟,一定是(经历)这个过程。我觉得站在我个人角度,对这个板块(的未来)我还是蛮有信心的。

   而且还有一点,我是觉得我们作为投资人都要给这个板块一个成熟的时间和机会,就是多一分支持和帮助,少一分挑剔。在一些关键性问题上,不要把它放得过于大,感觉整个板块都不行,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我坚定着的一个信念是,我一直认为天塌不下来,地也陷不下去。我相信政府肯定对板块的后续的成熟和发展会有一些相关的政策出台。

   但是板块的成熟也不是靠严格审核,像补漏水水桶一样,或拆东墙补西墙,或者只考虑一点没考虑全面等,也不是这种方式。我觉得这个(版块的成熟)是自上而下的。第一,我觉得政府在出台这些政策的时候,应从全局的角度去考虑这个板块到底怎么做才能成熟。这是需要政府各个部门的互相协调,互相之间把一些观点充分地讨论透,谈透,而不是谁强谁弱的问题,这是一个。

   第二,企业自身也是需要在这种成长过程当中,把社会感和使命感要提炼上来。因为光靠制度(去改变很难),制度只是一个体系,维护这个市场规范的体系。最终企业家要把企业真正做好,要对企业的投资人负责任。(企业家应该)想如果投资人都是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父母、兄弟等,这些人买了(自己)企业的股票会怎么样?企业家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你的亲人?我觉得企业家应把投资者都当成亲人来看待。

   第三,也是需要政府对二级市场投资者有一个正确的引导。因为现在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还不像国外那么成熟,也需要引导……

   以上几方面引导实际上是市场成熟的关键点。而不是强制,也不是出台政策压制。有的时候是政策出台的好(恰到好处),对企业的发展是有促进作用;(当然)也有的政策把优质的企业打下去了,(任何事)都是双刃剑嘛。

        金融界:进入10月份以来,IPO的审核趋于严格是越来越明显了,您怎么看待这种变化呢?

        刘俊宏:我觉得对IPO的企业监管越来越严,是中国特色资本市场必经走的一条路,必须客观地去面对它,要接受它。人治不能达标的情况下,只能靠法治。所以有的时候,我觉得监管严对资本市场来讲,毕竟是个好事情,对投资人来说也是一个负责任的状态。那这个力度到底达到什么样的力度,结果又要什么样的结果?出台政策严厉监管的话,真的要达到什么目标,是不是朝这个目标去靠近的?这些问题,在政策出台的时候我觉得相关的政策制定者可能要认真思考一下。有的事情物极必反。就是施政怎样起到作用,怎样达到目标,(我觉得应该重点思考)。

   金融界:因为您是投资人,您可能更加明白,目前企业IPO这块的累积现象,那通过目前的监管趋势,包括您所掌握的市场信息,您怎么看待明年IPO市场的情况呢?

   刘俊宏:从我们做一级市场来说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因为一级市场有个特性,二级市场出现低谷时,一级市场是机会。这个就是从我们行业角度来评析。但是我觉得,国家对创业板的板块也是比较看重,因为它是中国资本结构中关键性的板块。所以尽管说可能阶段性的二级市场处于一个低迷,或者阶段性的出现一级市场疯狂的疯抢等等,但我也相信随着投资者越来越成熟,然后随着包括我们投资界做项目的心态越来越趋于平稳的状态下,我觉得我一直对未来的市场充满信心的。

  刘俊宏:有的项目方用市场营销方式玩资本方

   金融界:那在您看来,目前行业发展有哪些现象值得警惕呢?

   刘俊宏:比如说PE值倒挂的问题,就是为了投资而投资,为了抢项目而抢项目,还有为了上市而上市。上市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要思考后面的问题。另外还有一个就是说对一些企业尽职调查的过程当中,因为有羊群哄抢效应,很多项目就是在体检尽调的过程中,放松了范围和标准,这个也要警惕。很多企业家是很聪明的,特别懂得怎么跟资本对接。有的时候(企业家)为了做概念,跟你玩游戏,当企业家用一种市场营销的方式来对待资本家的时候,我觉得做资本的可能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天天造势:这家也要投了,那家也要抢了……这种哄抢之下这边不能做尽调了……这种现象比比皆是。投资方不能做尽调只能做核实,有的时候甚至想,如果我们不提高这个警惕,谁知道他的尽调报告是从哪里来的?这些方面都是要警惕的,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投资方)急功近利的心态也要做个调整。在我们做基金当中,投资人肯定希望最短的时间内赚到钱,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觉得我们对于投资人的引导和疏导也非常关键。可以从基金自身的角度去规避这种急功近利的行为。可以从资金的配比结构进行调整。比如像东方赛富就是用这种方式,整个基金当中50%投在了上市比较明朗比较快的企业,(这部分投资)可以把它叫做急功近利型的。然后30%的基金投资在三年到四年左右才能成功上市或退出的这类项目。然后20%的资金投资在三年半到五年之间的项目。我们当时定这种结构布局的时候(想法)也非常清晰,我不仅仅要降低整个基金的投资风险,还要考虑公司未来发展上能不能有个持续、长久的可预见性的发展格局出来。

   还有一个风险,有的项目方说,你这个机构是大牌,我就一定要‘傍大款’。其实‘傍大款’心态没错,他们的经验,做的项目的经验,各个方面肯定对企业是有帮助的。可是有的时候也要考量,企业自身的体量,包括这些所谓的傍大款这些大款投资人,他对这个项目所投入的成本到底有多少,(投入多少)也决定了他在这个项目中投入的精力。很多大的机构投顾服务做得非常不错的,但毕竟还有一部分(与)企业投前是亲人,投后变陌生人了。投前的时候就笑脸说你放心吧,我怎么怎么样,很多承诺,等到投完之后,纯粹就变成财务投资人,人都找不到,除了签字要不就是开股东会能见到人。做投资我觉得我们扮演的角色,更多的是什么?是企业家的朋友。刚才咱们也提到,很多项目就是鱼龙混杂,项目参差不齐,等等这样的现象比较多。但是你说什么是鱼、什么是龙?企业家只要把这个企业办起来,他都想成龙,他不想成鱼。怎么(实现) 鲤鱼跳龙门,实现这个龙的过程,他是需要很多外界的因素引导的。在企业家所专业的领域他可以把产品做得很好,他可以把自身的企业做得很好,但是他要是想跳出小的圈子,从战略的角度看这个行业看自己的格局,而这个高度企业家不是没有,而是他没有经过高人点拨,有的时候一点拨,这些人的爆发力是非常强的,它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然实现‘鲤鱼跳龙门’,这样的‘龙’的项目就出现了。

   其实(投资)最终延伸到的就是投顾管理,的的确确要扎实做事的,和企业家不断的沟通和交流,对企业的发展(的重要方面,)无论是来自于公司内部公司治理结构方面,还是公司战略方面的,还是来自于走资本市场这条线方面的,真的是要帮助到企业家并引导他们。但是也不能做成保姆,变成(他们的)保姆,(会导致)他离开你活不下去,这样也不行,最后企业家也会失去方向。

  金融界:那您觉得目前这个项目上,有哪些现象值得警惕呢?

   刘俊宏:有很多项目方投机取巧,弄虚作假,所以出现灰色pe,和他们这边伪装得比较好是有直接的关系。我记得东方富海的陈总很幽默地说过一句话,他说投资就是投人,现在要学会看阴阳、看八卦,要看人了。这个人真的是很难看(明白)的,一个很(友好)的外表下面,隐藏了很多的危机和陷阱。很多企业家也不敢与投资人交心和交流,有的企业家并不是天生就是不愿意跟别人去交流和真诚沟通的人,而是他不了解资本方到底想干什么,他有一种怕。但是更多的时候(我)跟企业家怎么说呢?既然你决定引进战略投资者,就把你骨子里的东西把它晒出来,好的也好坏的也好,无论投资成功不成功,对企业的未来、整顿、发展和壮大都是非常有帮助。因为(做过尽职调查的)企业家常说一句话,只要投资方尽调完成,90%多的企业家都觉得这真正对企业进步、向前发展(有帮助),投资不投资已经是另当别论了。

   而另外企业家这方面,在做项目在做企业的时候,急功近利也是比较强的。一个企业要做好,必须从全局的角度去考虑,到底这个企业的定位是什么,在行业当中真正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在哪里?这些问题要想清楚,不单是为了赚钱而赚钱。赚钱要怎么赚,持久性地让企业发展,持久赚钱这才是目标,所以(企业家)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也是要调整一下,这是一方面。而且企业家还要注重自身团队的建设。单打独斗这种个人英雄主义这个阶段肯定要过去的,一定要让团队充分地释放他们的能量,把他们的价值释放出来,(这样,)这个企业的整体价值才能释放,说直接一点,就是懂得分享。而这个分享不是停留在嘴上说出来的,这个分享要让大家感觉到,我是企业的主人,这个企业公司就是我的家。要(让团队成员)感觉到这个公司就是他开的才行。(团队管理)这是个科学,比较难,有的企业家可能懂得运用这种关系,有的企业家可能不懂。有的时候我倒建议企业家学习心理学蛮好的,心理学就是把人心理底层当中,潜意识真正需要的东西把它挖掘出来,满足他们的需求,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快速回复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