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会员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协会动态>会员动态

光耀集团总经理袁毅【人物专访】
发布时间:2011-04-22

一、光耀集团进入北京的原因

记者:光耀集团已经进入到北京了,但是具体是大概什么时间,一种什么样的想法要进入到北京来呢?

袁毅:我想任何一个有想法的公司都会进北京的,或者说想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公司,都应该要来到北京,当然这个是根据我们的整个战略布局来的,先在珠三角打实基础,然后才一步一步往外面扩,去年,就2010年我们布局了天津跟杭州,算是在长三角及环渤海布了一个点,但是我们觉得这个高度不够,还是要去到北京才行,所以我们今年把区域总部放在北京,可能未来的董事会安排是会把集团总部放在北京。

记者:光耀进到北京之后,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八大猎头公司签约,这个是出于什么原因?

嘉宾:房地产,其实大家都很敏感,房地产即是脑力活又是体力活,这种人必须要找,找到了这种人基本上你就能发展,因为我们认为房地产三个元素,一个是土地、一个是资金,一个是人力资源,其实有了人力资源跟资金,土地是可以获得的,所以我们把人力资源看成比较重要的环节,因为你的优势的项目要设计出来,要生产出来,以及后面要销售出去,其实是需要很多高端人才的。可能八个猎头公司还不够,北京可能有的猎头公司我都会去拜访,这个是我们想立足在北京一个很重要的点,因为我们认为北京是人力资源的中心,除了经济的中心,它更是个人力资源的中心。

人物专访:深圳市光耀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 袁毅

二、光耀集团未来在北京市场的拓展思路

记者:如果现在有了人之后,进入北京之后,在您的这个角度来看,在北京,未来是准备抱一个什么样的做法或者想法去操作?

袁毅:其实我们公司一贯以来都在战略布局上有一个思路,但是我们并不完全说我们一定要拿什么样的土地或者不拿什么样的土地,一个方面就是从我们的公司现在规模可能还有一点机会主义的思想在里面,并不是说我只拿这种产品,这是一块。第二块就说我们对产品的适应力,我们认为还是比较强的。其实我们在住宅的产品系列还是比较丰富的,有五个系列。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觉得对土地的接受度是可以丰富多彩的,并不一定只限于某种产品,那么有些就要看机会,看机缘。

记者:五大产品线?

袁毅:对,我们说是五大产品线,也可能变成十大,也可能变成二十大,这个不重要,其实总结这个不重要,就是你针对一个主题来,针对它来做,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根据它的市场来考虑这个问题是最重要的。

记者:拿地很难,但可能公司进入北京大概有一个计划,是以项目兼并为主还是以其他的方式为主?

袁毅:其实我觉得以我们对北京的理解,当然一个是在北京做项目,一个是在北京做市场,就是大家对房地产的理解其实要跳开来看,它是有一个置换的,有可能我山东的项目卖北京,有可能北京的项目卖山东,是变化的。因为对于房地产,可能我们以前理解为,它是一个相对的区域性市场产品,你这个楼盘在哪儿,比如说在东城区,我们就卖东城,西城区就西城,我觉得到目前中国的房地产的水平和竞争程度来说,已经完全跳过这个,其实是跨区域跨的非常厉害的,就像三亚的盘不可能是三亚的人在买,或者说很少买一样的。全国这种置业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了。我们把这个区域总部或者说未来总部放北京,不完全说我一定要集中在北京要拿地,北京是我们要拿地的地方,但我们并不完全强迫自己一定是这样做,我可以依托这个平台来应用的,为什么一定要在这边买,你就一定要去征这些地呢,这是有困难的。但是我们拿地是比较开放的态度,刚才讲,因为第一,我们的产品线相对还比较丰富,第二个就是说,不强求,其实这种机缘你说难拿,按我们接触的信息来说还是蛮多的,如果申请上去也都拿得到,就是做性价比的分析了,我们觉得是这样的。如果说的简单点,比如你在廊坊有,算不算北京的项目?其实,不都是一样的吗?我是这样来看这个问题的。

三、光耀集团在北京写字楼项目的情况

记者:您刚才讲到说在北京的第一个项目是在北三环附近的写字楼,请您具体讲讲这个项目?

袁毅:这个项目我们还属于很前期的工作,应该说还没有成形的思路。这个写字楼项目位置比较好,但是它体量不是一个顶级的体量,所以我们并没把它作为一个战略性产品,我们战略性产品更多的去考虑到,比如说威海的项目,(临沂)的项目等,因为我们昨天已经看了两款地,跟政府也表示有沟通,应该还有比较强的意向。那么这种我们会作为战略产品,这种小体量的就随意吧,把它卖掉了,就品牌就可以,不要做烂摊就可以,这不是战略性产品。

四、对于政策调控的看法

记者:刚才谈了梦想,我们回到实际的话题,还想问您,对于这次调控都有什么看法?

袁毅:其实这个话基本上所有的媒体朋友或者同行甚至说要买房子的朋友都会问我这个事情。我说这个事情其实不一般的态度,要是往几年的话我肯定是坚定的鼓励他们去买,就是买是没有错的。这次我不会鼓励去买,倒不说我看淡这个市场,我觉得大家买房子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多跑几次,不要听别人的意见,专家的意见都是靠不住的,你要买哪个地方,你要买通州的也好,你买哪个,你经常去吗?你把这些你选择的目标锁定到适合你的几个楼盘,四个五个,如果每次去的,你原来看的那种单位都没有了,说明它肯定是卖的快的。如果你去了都没有,而且也没什么打折,那就不要考虑了。如果你每次去,他都还有,还不断的小姐打电话跟你说有优惠什么东西,说明销得慢,你自己可以通过这些信息去判断市场的走势,因为我们不能简单的用统计数据,甚至说专业公司的数据都很难说,因为北京这么多楼盘怎么判断?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你作为人生最大的一个投资你都不花心思,那你买错房子是正常的。你想你人生的最大投资你都不花点心血去研究去琢磨,你读英语你都可以花那么多时间去学,为什么买房子这么大事你不去学一学?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问题。

另外反过来讲,从公司发展的角度来讲,我跟所有的同事,我们经常聊天的时候都会谈到这个问题。中央做什么决策,我们是不管的,因为我们管不了,这个不管是基于国家的利益还是怎么样考虑,当然我们从我的角度来讲,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所有财富集中在房地产上面肯定是个很大的问题,他应该集中在创新上面,就是人民的财富应该来自创新,而不是来自房地产,房地产的增值,这个肯定是有问题的。当然我们做了这个行业,当然我们不希望这个行业大起大落,因为这样对消费者对行业本身的伤害都很大,但是对这些东西我们是控制不了的,国家要做调控,不管他做什么样的调控,这个是宏观的东西,我们做企业是做微观的东西,所以严格上我们基本上是不太会去分析、研究、这个政策一条、两条、三条,我们很少去做这种针对性分析和政策解读,因为我们觉得这个对我们不重要。我觉得我们要做的,就是作为一个企业要做的,就是这几年可以看到公司,每年都要翻番的要走,如果这个市场还有消费,假如说北京,一年正常是一千万平米或者二千万平米,那么你现在通过调控变成了五百万、八百万,那只要你的项目在这八百万里面就可以了,除非它不卖了,除非整个北京市没有消费了,这个房地产今年就停下来,停下来也不要紧,我们就卖山东。只要在你可控的范围内有销售市场,其实你就有生存机会,我们不用去管中央宏观调控的事情,我们做好自己,做的比竞争对手更强就可以了。其实这个东西想起来也很简单,包括我们所产生的一系列的销售模式,不管是创新也好,不创新也好,我们基于一个点,如果这次调控能够令市场降低30%、40%,比如说你们从想买房到不买房到观望,只要他有,我们去扩展我们的客户渠道,说的简单点,原来我们打个广告,做一个动作,可能有一百个客人到销售部,我们就可以把它卖掉,现在不行了,做这个动作可能只有30多客人上访,而且还犹豫,我们就做10个动作好不好,在渠道上,不管是传播渠道,还是科研组织的渠道,我们做的更深更细,保证了你这100套房子销售出去还是没有问题的。当然这个是说营销的一个角度。

第二个角度其实当然你所有的价格,所有的产品要激活市场,就是你的性价比应该做得更充分,让消费者觉得更值,就算是最有钱的人,他也要看性价比。在香港买个表比北京买个表,便宜,那么好,有钱人也会到香港去买表,也不会到北京买表,是一个道理,更不要说这种大资产的东西,你把性价比做的更高更透,你的客户扩展的更广泛,宣传更深入,你这100套、200套、300套有什么问题,我们不觉得是个问题,所以我们基本上这样看待市场的。我们不去参与讨论,当然这个可能也是南方发展上的一个作风了,我们也不去参加什么论坛,这个没有什么太多价值,因为这帮不了你卖房,我们是这样一个想法。

记者:因为现在很多城市都限购,我觉得在我理解这个的时候,开发商可能都不会去扩张,但是你们公司好像是正好选在这个时候开始一个加速扩张的时期,市场对你们公司来说,我觉得市场影响肯定不是一个积极的影响吧?

袁毅:其实这个东西怎么说,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如果大家都看好,一定就是土地成本高了,大家不看好,土地成本相对就低一点,或者获取程度容易一点,这个作为公司你自己去判断。如果你的营销你的产品,能够支撑到你今年的销售,为什么不去扩张,如果你觉得已经控制不住了,为什么要去扩张?这是辩证的一个关系,如果我能卖,感觉上自己能卖,又有这种便宜的土地,为什么不去拿?因此我说董事长刚才总结挺好,现在的闸口并不是说一刀切死,资金还是有的,资金是往优势的企业倾斜的,但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中,还能继续高速的发展,我相信银行他会支持你的,其他资金也会支持。中国现在的资金量其实在市面上还是很多,就像现在不断冒出的那么多P1出来,其实都在找出口,如果你是个优秀的项目,优秀的团队,优秀的公司,这些会过来的,那么也足以支撑你这个发展。但是包括一开始讲的,我有八家猎头公司在帮我整合人力资源,没问题。我们觉得没问题。